天刚麻麻亮,六岁的小飞就下了床,他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轻轻拔掉门栓,谨慎
翼翼地掩上房门,一溜烟地跑过天井,试探着穿过黑暗的巷道,来到了大街上。

  街上还没甚么
人,朦胧的路灯照着安谧的街道,街对面的屋顶上蹲着一只大花猫,冲着小飞吼叫了一声,仿佛质问他这么早要径自一人去那边。

  大门旁的包子店里几笼包子正热气腾腾地冒着烟,散发出油腻腻的葱肉香。小飞舔了舔嘴唇,扭头向戏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今天下昼他在戏院的坝子里瞥见了张伯伯,他回来离去拿一批样板戏的新道具。

  “张伯伯,我他们良久回来离去?”瞥见了张伯伯,小飞似乎看到了一线。去乡下的“五七干校”已有半年多了,两头只抽空回来离去了一次,不留宿又匆匆忙忙赶回乡下了。小飞在一个远房亲戚四婆婆那边带着,她的严厉和苛刻使他天天都处在一种诚惶诚恐的情绪里,总是担心稍有不慎就会引起她的暴怒和吵架。

  “他们回来离去还早得很啊,咱们都不得到这方面的通知。我今天回来离去是有公事要办。”看到小飞眼里热切的瞬间熄灭上来,脸上露出凄惶的表情,他有点不忍心地说:“我今天一早就要拉道具归去,你可以搭我的车去呀!”

  “真的哇?”小飞不敢。

  “骗你干吗
,我可以带你去看爸爸妈妈。他们瞥见你肯定也会很高兴的。”

  镇静和感动让小飞的脸上泛起了红晕。他跳起来抱住了张伯伯,有些井井有条地说:“你说话要算话!一定要带我去,要算话!你今天早上一定要等到我哈!”

  “你要早点来哦,天一亮就来。我要尽快赶归去。”

  从戏院出来后,小飞一向在心里盘算这件事,他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四婆婆,他怕四婆婆不要他去,他便了这个和怙恃见面的机遇。他决定不让四婆婆晓得,偷偷地去。

  戏院的坝子里果真有一辆卡车,有几个剧团里的叔叔正在往车上装一箱一箱的道具。箱子放在最上面,大的景片放在上面。

  他们瞥见了小飞希奇地问:“你这么早来咋子?”

  “我要跟张伯伯一同去乡下看我爸爸妈妈!”小飞终究
说出埋没了一个早晨的,这个揣在心里使他一早晨都不好好睡一觉,急切着天黑的秘密,如今终究
可以和他人
分享了,他的挂在脸上,仿佛目下已站在了爸妈的面前,瞥见了他们欣喜的眼光
和伸开的双臂。

  “小飞,你来这么早啊。”张伯伯左手提着两根油条,右手捏着的那根正在一截一截地被咬进嘴里。

  他翻开驾驶室的车门,把小飞抱了出来,又拿出一根油条让他吃。小飞感谢地看看张伯伯,香馥馥地吃起来。

  六月火辣辣的日头照射在田埂上,硬梆梆的土地像一块一块的石头耸立着。庄稼地里的庄稼耷拉着叶子,大地似乎要被烤焦了。果园里的桃树上结了大大小小的桃子,有的已红得艳丽欲滴,有的还冒着青呼呼的光,在使人夺目
的骄阳里,散发出果实的幽香。

  “五七干校”就在这个州里上,大片的庄稼地和果园等于剧团的职工们休息改革的场合。他们白天在地里休息,早晨集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维,同时还要完成样板戏的排演事情,要争取从里到外、从头到脚地从头。

  灵芝从河里打满两桶水,用扁担挑起来放在肩膀上,肩头磨破皮的中央钻心地痛。她咬咬牙、鼓起劲、挺起腰迈向通往果园的泥巴巷子。

  脚下的军用胶鞋密不透气,双脚在内里已捂出了红色的疹子和水泡,奇痒难耐。汗水顺着小腿流进胶鞋里,天天出工归去,脚底已泡得发青丝肿、臭气熏天。

  额头的汗水顺着脸颊往下淌,凉帽扣在头顶上又热又刺得头皮发痒,让更加烦躁。她放下水桶,站在巷子上歇气。果园还在远远的坡上,隔着那末
悠远的间隔。她真想扯下凉帽丢在路边,但这毒辣辣的太阳像刀子同样割着脸,两边脸颊已长出了两块蝴蝶斑,只怕到时分油彩也要遮不住了。

  嗓子、脸蛋、身段这些演员必备的本钱,灵芝正在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失去。这半年多来疏于练功的嗓子和身子,还能在舞台上表演自如吗?脸上越来越深的色斑还能面临观众吗?这结了茧的手伸出来仍是兰花指吗?这场改革要到甚么
时分?咱们要被改革成甚么
样子才算合格?要到每一个演员都不克不及再上台表演而成为一个侍弄庄稼果园的能手为止吗?

  灵芝越想越懵懂,呆呆地站在那边似乎定住了。

  “妈妈,妈妈!”死后传来镇静的叫喊声。她猛一回头,欣喜地看到儿子正向本身奔跑曩昔,两只小手在地面挥动
,脸上充满了欢愉。

  她也奔过去,儿子扑在了妈妈的怀里,他们抱在了一同。感动的泪水汹涌出来,在泪眼模糊里,她瞥见了儿子死后的共事张建,大白了是他把带到了这里,感谢地朝他着,连声说谢谢。

  她想起来农场的头一天,她和把兄妹俩送到了四婆婆那边,预支了三个月的托管费,交给她两包孩子的衣物,忍不住又叨唠了几句孩子的糊口和注意事项。四婆婆的神色就不好看了,冷冷地说:“你不安心我可以找他人
带嘛!”灵芝赶快打住话头,赶紧

连接说:“那边是这个意义,是我太多嘴了。您别多心!您老人家带孩子那末
仔细咱们一万个安心!”出门时又恩将仇报地说了许多感谢的话,四婆婆的神色才逐步缓和曩昔。

  伉俪俩刚回到家里不多,还在收拾要带到农场去的日常用品,邻人田玉突然站在他们家门口说:“灵芝,小飞和他两团体又跑回来离去了!”

  灵芝仓卒拿出门锁让田玉在内里锁上门,他们躲在屋里不敢出声。

  这时分内里传来小飞和mm叫妈妈的声音,田玉说:“你们妈妈爸爸都下乡去了,刚走一下子,看嘛,门都锁上了,家里没人。你们快回婆婆那去。”

  兄妹俩哇地哭起来,双手啪啪地打门,不停哭喊着:“妈妈,爸爸,咱们不去四婆婆那边,咱们要到乡上来,咱们要去!你们又不要咱们了啊……”

  在四婆婆之前,是新民街上的一对老伉俪在带俩兄妹,阿谁婆天天
去东门河坝放她的几只鹅,老头儿满大街溜达,把还不满三岁的mm径自锁在屋子里,她睡醒了不见一团体,哭喊着翻下床来,头磕在床下那堆光溜溜的大石头上,鲜血直流,直到如今额头上还凹上来一块。

  灵芝想去开门,丈夫拦住了她,表示她不克不及开。她颓然地坐在凳子上,像决堤的河水奔涌出来,她也想痛哭一场,却不敢哭出声,用手绢捂着本身的嘴,在凳子上缩成一团,心像被鞭子有情地抽打着。

  兄妹俩哭累了,逐步安静上去,只传来合营默契的抽泣声。田玉还在劝他们回到婆婆那边去,他们在门坎上坐了一下子,迫不得已

无可比拟地走了。

  共事的话打断了灵芝的思绪:“方才通知高志远他们去场院下道具了,你们一同去吧?”高志远是她的丈夫,孩子的。

  “我要去看爸爸,咱们去找爸爸!”小飞拉起灵芝的手急着要跟张伯伯一同走。

  “咱们过一下子就去。”灵芝说。

  “那我先去了。”张建回身走了。

  灵芝拉着小飞的手,来到了那片果园里。一些剧团的姨妈三三俩俩的聚在那边,有的在给果树浇水,有的在锄杂草,有的坐在树下安歇。大家瞥见小飞都笑起来,其中一名
姨妈问:“小飞,你咋来的?”“是张建归去拿道具顺便带他来的。”“哎呀,瘦多了!”姨妈摸摸小飞的头,可伶地说。

  灵芝心里一酸,又要掉下泪来。她忍住了,把小飞拉到几棵最大的桃树下,看看四下没人,伸手摘了两个最大的水蜜桃,撕去桃子皮,递给儿子,让他快吃。

  小飞欢喜地捧着水蜜桃大口大口地咬着,果汁顺着他的手指缝往下流,鲜美的果肉也顺着他的喉咙进入胃里,两个桃子把他的肚子撑得圆鼓鼓的,他地砸吧着嘴,还在地回味。

  “再吃一个嘛?”灵芝看着儿子吃下熟透了的桃子那满足的神气,方才失落的心情稍稍好转。

  小飞点点头,又摇摇头,他想吃但已吃不上来了。

  大卡车上的道具已全部搬下了车,杂乱无章地堆在场院上,还要一件一箱地搬进仓库,等候样板戏的正式报告请示表演。

  高志远和大伙儿一同抬着笨重的箱子,往返于仓库和场院之间,后背上的衬衣湿了一片,牢牢贴在皮肤上。那衬衣已看不出原来的色彩
,从领口到下摆补了良多个疤,卡其色的裤子已洗得接近白色,从裤脚到大腿也补了不少的疤,有人给他数过,从上到下一共是十一个疤。脚上的黄色胶鞋蘸满了泥土,两个大指头露在内里,似乎受不了内里的热度出来透透气。这个又黑又瘦、头发长而凌乱的男人,满脸的怠倦、满眼的哑忍
,这莫非等于舞台上《梁山伯与祝英台》里阿谁洒脱俊逸、书卷气十足的梁山伯?《杨家将》里阿谁英气逼人、英气冲天的杨文广?在那耀眼的舞台灯光下散发出来的迷人光环都已消失殆尽了吗?从十岁起头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在汗水和泪水浸泡下练就的功夫和唱腔,就这样荒废了吗?

  主要不是来源于繁重的体力休息,而是来至于思维的迷惘和经济宽裕的狼狈窘迫这双重的重压。

  剧团半年多不表演了,干校学习期间每个月
每人只发六元的糊口费。两个孩子的糊口托管费每个月
十元,就只剩下两元钱,吃饭虽然有食堂,但基本的糊口用品是必必要添置的。他们一丝不苟,用盐巴代替牙膏刷牙,衣服裤子是补疤重补疤,钱仍是不敷用,大热天一双凉鞋也舍不得买。

  第二天是镇上赶集的日子,干校放半天假,让大家可以上街添置些日用品。

  灵芝和高志远带着小飞去赶集,他们商量着想给孩子买条短裤。

  他们一家三口走向通往场口的那条路,小飞走在怙恃两头,摆布手别离被爸妈牵着,无比满足地一下子看看妈妈,一下子又看看爸爸,迎接着他们眼里放射出的怜爱的眼光

  今天早晨他睡在爸妈的两头,在久违了的怙恃的体温中安心地睡着了,梦里他和爸妈又去到了那片结满水蜜桃的桃园里,他又吃到了甜而多汁的水蜜桃,他拿着爸爸用树枝做成的手枪,和他们玩捉鬼子的游戏。突然,四婆婆从一棵桃树前面走出来,恶狠狠地用手指着他,尖着嗓子喊叫:你跟我归去!看我怎么收拾你!我不归去!他惊叫着,四婆婆已扑曩昔了,他吓得哇哇大哭起来,仓卒看看周围,爸妈已不了踪迹
,他哭得更无助了。

  直到小飞被妈妈摇醒,才晓得本身做了一个恐怖的梦。如今他的小手被爸妈牢牢地握着,他肯定
不是梦。

  镇上赶集的日子里,从四面八方聚集来了许多的乡民,有背着大背篓来逛街的;有挑着蔬菜水果早早赶来,在屋檐下等候买主的;有赶着猪牵着羊的,有挑着一担竹子编的簸箕、筲箕、篮子、刷把卖的。他们有的衣着草鞋有的打着光脚,身上穿的大多是自家织的细布衣裤,一副老实巴交的憨厚模样。狭窄的街道被罗兜扁担占据了太多的空间,走路时要时辰谨慎
前后摆布那些挑担人不经意的袭击。

  供销社在镇中心的那条街上,小飞跟着怙恃跨进了那扇宽容的木门,进门左边的地上有些杂乱地堆着锄头、镰刀、犁头、扁担、箩筐这些农用品,墙上也挂了一些,右侧的柜台里有油盐酱醋、大米面粉、香皂肥皂、厕纸、毛巾、锅碗瓢盆这些日用品,两头有几个大木柜内里放着一些衣服、鞋袜、帽子、手绢这些穿着用品,大人大人的都有。

  灵芝向柜台里的中年主妇询问有不小男孩穿的短裤,阿谁主妇看了看小飞,问:“是他穿哇?”“是的。”她从那堆衣物里翻出同样来,递给他们,是一条深蓝色的背带短裤。

  灵芝瞥见旁边有张长凳子,就坐在凳子上给小飞试穿。

  高志远俯身向柜台里望去,瞥见一双天蓝色的女式凉鞋和一双咖啡色的男式凉鞋并排放在柜子的最下层。他仓卒让主妇拿出那双天蓝色的凉鞋,看看鞋面,是那种很简单凉快的样式,三根横条两头一根竖条似乎一个“王”字,透气又硬朗;又看看鞋底,是厚实耐磨的底子。那天蓝色的塑料鞋面闪着微光,像安静的湖面荡起了涟漪,清凉怡人。

  衣兜里只有三元五角钱,不晓得够不敷买下短裤和凉鞋?他感动而忐忑地问:“多少钱的?”“两块六一双。”“那短裤呢?”“两块钱。”中年主妇似乎是一个死刑宣判者同样,宣布
了愿望幻灭
的终局。

  高志远难堪地抓着那双他们伉俪俩朝思暮想的凉鞋,呆立在那边。

  灵芝走曩昔毫不犹豫地拿过那双凉鞋,还给主妇说:“咱们不买。”“裤子呢?”她问。“长了,背带要滑上去,有不小一号的?”“不。”

  中年主妇司空见惯地接过短裤和凉鞋,准备收到柜子里去。高志远一把抢过了凉鞋,放在灵芝手里说:“你试试能穿不。”“不买!咱们没过剩的钱。厕纸、洗衣粉、肥皂这些都马上要用完了,咱们还要存钱给娃娃给糊口托管费,钱不敢乱用!”“哎呀,先不管那末
多。”高志远不许插嘴地把灵芝拉到凳子上,弯腰脱下她那厚重的胶鞋,把凉鞋套在她脚上,刚好一脚,不长不短,不大不小刚合适。

  高志远毫不犹豫地付了两元六角钱,给小飞买了两个棒棒糖,拉着他们飞快地走出了供销社的大门。灵芝想起忘了拿本身的旧胶鞋,跑归去拿了出来。

  他们又回到了拥堵的街道上,街道不那末
狭窄了,在人群中推来搡去也成了一种。灵芝的脚板在凉鞋里如释重负地觉得被解放的快意和丝丝凉快,脚趾头轻松高兴地露在内里,脚后跟终究
从湿润闷热的胶鞋里挣脱出来,脚步也变得轻盈欢快。

  下昼小飞跟着张伯伯的卡车回到了县城,张伯伯开车走了,他径自在戏院的大坝子里徘徊,天逐步黑上去了,他仍是不敢回到四婆婆的院子里去。他走出戏院的大门,茫然无措地挪动着脚步,走下了那段斜坡,不知不觉地回到了剧团的宿舍,来到本身家的门前。门上挂着铁锁,他默默地在门坎上坐了上去。

  邻人朱�菁�他一个坐在那边,希奇地问:“小飞,这么晚了你不回你婆婆那边,在这儿咋子?”“我不敢归去。”小飞很情愿有团体来关心他。“你为啥不敢归去?”“我怕四婆婆打我。”“那你饿了咋办?”“我饿了就吞口水。”“那你婆婆为啥子要打你呢?”“我今天去乡下看爸爸妈妈,走的时分没跟她说。”

  朱�菸是宄�了启事,怜惜地摸摸小飞的头说:“我带你归去吧。”

  小飞和朱�菀黄鹱呋亓怂钠牌诺男≡海�她正神色阴森
的坐在房门口摇着大葵扇,瞥见他们出去,站起来生机地瞪着小飞问:“你这个龟儿娃儿跑到那边去了?”朱�莞辖羲担骸澳憷先思冶鹕�气,他等于太想妈老汉儿了,跟着剧团的车子去乡下看了他们,这不回来离去了吗!”又拉过小飞来:“快给你婆婆认个错,就说下次不敢了。你看婆婆多着急啊。”“我也不是不要他去看他妈老汉儿,走的时分也和我说一声啊,出了啥子意外我咋子负得起这个责!你说是不是?”“等于,等于!”朱�萘�声附和。

  下昼出工后,灵芝瞥见凉鞋上蘸了不少泥巴,就到河滨脱下凉鞋来,放到河里冲刷,她要把它们洗得跟新的同样,让天蓝色一向蓝得那末
污浊。

  左脚这只洗清洁从头穿上了,灵芝又脱下右脚这只放在河水里洗。突然一股激流冲曩昔,灵芝的手一滑,那只凉鞋顺着水流飘走了。

  灵芝扑过去抓,差点跌进河里。她惊恐地倾斜在水边,衣服湿了一半,她又快速地爬起来,顺着河岸往上游跑,一边惊叫着:“我的凉鞋!我的凉鞋!”

  随后跟来的高志远也和她一同在岸边奔跑,瞥见河里的凉鞋在水里忽而沉上来,忽而浮上来,最后完全看不见了,不知沉到那边去了。

  上游的岸边长着许多灌木和水草,高志远想凉鞋多数是挂在那些灌木丫上了。于是脱了胶鞋,下到河里弓着身子一截一截地往上游摸去。

  灵芝呆呆地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仿佛还置身在一个恶梦里,上午刚买的新凉鞋,才穿了一个下昼,刚感受到凉鞋的舒适简便与凉快透气,这双在臭胶鞋里饱受熬煎和煎熬的脚才刚规复女性的和柔美,这一切的体验却这么快就失去了,被冲走的那只凉鞋再也找不回来离去了。

  烦恼和丧气堵在胸口让灵芝有种快窒息的感觉,她恨本身为何
要迫在眉睫地去河里洗凉鞋,她在心里骂着本身:合该!合该!合该!你就只配穿那双臭胶鞋!

  高志远地走上岸来,他已顺着这条岸边摸了两遍了,仍是不见那只凉鞋的踪迹
。天已完全黑上去了,他已不抱甚么
愿望了。

  “咱们归去吧,找不到了,一定冲到更上游的中央去了。”

  灵芝仍是呆呆地坐在石头上,头繁重得抬不起来。眼睛盯着光着的那只脚,和左脚上那只蓝得发亮的凉鞋。为何
只掉一只,两只一同冲走,也就死心了。高志远看着光着的那只脚也忍不住埋怨道:“你回家洗不行吗?偏要到河里去洗!”灵芝忽地站起来,负气往家走去。她想,我已这么难受了,你还来讲
我。

  高志远追上老婆刺激她说:“算了,别生机了,鞋子掉了就掉了,人是好好的就没事。以后有钱了再买嘛。”

  灵芝想到下了那末
大的决心才花了钱买的凉鞋,就这样不了,今天起头双脚又要捂在密不透风的胶鞋里,在地里终日终日的干活了。想到这里,她真想扇本身几个耳光。

  回到家里,灵芝失魂落魄地坐在凳子上哀声叹气,也不去食堂打饭,似乎一下衰老了好几岁。高志远帮老婆脱下左脚上那只凉鞋,从头换上胶鞋,从抽屉里拿出两把电筒,拉起灵芝说,咱们再去找找看。

  他们又从灵芝洗凉鞋的中央起头,一向打着手电筒寻找,草丛里、石缝间、灌木林中,他们希冀那只凉鞋被河水冲到了岸边,正地躺在某个中央,等候他们去认领。但是一向找到了最上游河道拐弯的中央,也不瞥见那只失踪的凉鞋。它似乎要存心远离他们,今后不再相见。

  他们又累又饿地往回走,已彻底死心了。走到岸边有一片小树林的中央,河道分了一小支往树林里流去。高志远心里一动,对老婆说:“咱们一向没去林子里看过,说不定鞋子被冲到那内里去了。你坐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再去找找看。”“你谨慎
点啊!”

  灵芝双脚有力地瘫坐在草地上,眼睛茫然地望着河里哗哗的流水,天上还有半轮月牙儿挂在那边,照在河面上闪出雪白色的光。在她的左上方,那座石桥悄然默默地立在那边,她从那石桥上走到对岸去过,桥洞下有良多大石头,河对岸是大片的庄稼地。

  大石头!她突然跳起来,心血来潮,她伏身把裤腿挽得更高一些,她翻开手电筒,沿着河滨的巷子走到了桥头,脱下胶鞋,顺着桥身摸到了桥洞下的那一片大大小小的石头。

  她的手指在石头缝里仔仔细细地试探,水已齐腰深了,她还在接续往河中心的石头上试探。

  突然,她的手指触摸到了一根硬滑的东西,一定不是水草!她伸手抓稳了再摸,是鞋带,是凉鞋横在脚背上的那根塑料带子!她往外扯,鞋子卡在了石缝里,她用嘴咬着电筒,把别的一只手也伸进了水里,试探着石头缝里的凉鞋,逐步地把它扯了出来。

  她拿在手里看看,果真是她那只被河水冲走的凉鞋!污浊的天蓝色在月光下泛着珍珠同样的光泽。

  她尖叫起来,剧团里有名的女高音那划破长空的尖叫声,在深夜的寂静无人的河岸边,显得惊悚无比,吓得树上和草丛里的飞禽呼啦啦一齐四散飞逃。

  高志远惶恐不安地从树林那边跑曩昔,连声问:“怎么啦?怎么啦?你被蛇咬了?”灵芝已来到了岸上,手里还高举着那只合浦还珠的凉鞋,像发明了一个无价之宝地边跑边喊:“我找到了!我找到了!在桥底下,它卡在桥底下了!”

  镇静的叫喊声逐步酿成了哭声,一早晨的愁闷
和委屈、和焦虑、自责和懊悔、愿望和扫兴以及这突如其来的欣喜,目下都化着了泪水,汹涌澎湃地倾泻而出。

  灵芝像抱着一个无价之宝那样牢牢抱着这只凉鞋,泪水像断线的珠子同样滚落,凉鞋被泪水冲刷着,仿佛瞬间了可以和珠宝媲美的绚丽光荣。

  伉俪俩如释重负地并肩走回家去,夏夜的冷风吹拂着他们的脸颊,似乎之神那毛糙而有情的大手,慈善地现出了片刻的温柔。

  在这跌荡起伏的一天即将过去的时分,他们的终究
取得了片刻的宁静。